• <span id="qzy0f"></span>
  • <dl id="qzy0f"></dl>
  • 發展數字經濟 促進開放共享

    2018-09-12 15:54:49
    來源:成都先鋒雜志
    編輯:李仕麗

    洪勇 李嶧

    數字經濟已成為經濟提質增效的新變量和傳統產業轉型增長的“新藍海”。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要夯實實體經濟,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化創新驅動,推動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優化現代化經濟體系的空間布局。為培育催生新的經濟增長點,成都市要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發展,促進產業轉型、消費升級和民生改善,把握數字經濟帶來的機遇,推動數字經濟創新合作,做大做強數字經濟。

    成都數字經濟蓬勃發展

    數字經濟是指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

    數字經濟已成為驅動經濟增長的新引擎。首先,數字經濟是新舊動能轉換的路徑。數字經濟利用數據共享、資源共享、服務共享的模式,與傳統產業融合,可以幫助傳統產業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帶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維持經濟持續增長。其次,數字經濟是消費升級的技術基礎。以電子商務、數字游戲、互聯網金融、網絡教育、遠程醫療等為代表的數字經濟快速滲透,消費者的消費體驗得到改善和升級。再次,數字經濟是實現精準脫貧的助推力。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互聯網技術能實現對貧困人群的精準識別,拓展特色農產品的流通渠道,提升脫貧成效。此外,數字經濟是擴大對外開放的加速器。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通過實現互聯網互聯互通,有助于保護各國利益,打破傳統國際貿易模式,提供就業和貿易機會,為各國打開國門提供了新的路徑。

    數字經濟深刻融入國民經濟各領域,為我國經濟發展提供了新動能,在優化經濟結構、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顯。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26.7萬億,占GDP的比重達到32.28%“中國城市數字經濟指數白皮書(2018”顯示,成都的城市總分,排名全國第五位,領軍新一線城市。在城市治理的排名中,成都位列全國第一。成都市利用“城市數據大腦”通過攝像頭匯聚各種交通信息數據,迅速分析并制定出合理方案,自動調整信號燈,緩解交通擁堵。其他智慧化城市治理手段還有二環高架云管理、能給電動汽車充電的智慧路燈、通過二維碼講故事的井蓋、共享停車平臺、共享單車智能監管平臺等。由此可見,現階段成都在數字經濟發展位居全國前列。

    在數字經濟的制度方面, 2017年7月,成都出臺“科技成果轉化十條”,對準科技成果轉化的關鍵問題,提出以全鏈條思路探索改革的有效途徑。2018年3月,成都發布《成都市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實施方案》,明確將聚焦下一代信息網絡、新興軟件服務、電子核心產品制造三大領域,推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提升智慧城市建設水平。該方案明確,到2022年,成都將基本形成較為完善的數字經濟生態體系,重點領域產業規模超過3000億元;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產業數字化能力顯著提升,成為國內領先的數字經濟發展高地。

    在數字經濟的產業方面,2017年,成都實現電子信息產業主營業務收入6400億元。成都是國家八大通信樞紐之一,是全國“八縱八橫”和四川“三縱三橫”骨干光纜通信網絡的樞紐節點,通信承載、網絡交換和信息聚散能力全國領先;國家IT產業重要基地和中國軟件名城,先后引進格羅方德、中國電子、清華紫光等一大批國內外知名企業,在集成電路、光電顯示、智能終端、網絡通信、電子元器件、軟件及服務外包等領域形成了完整產業生態。2017年,成都電子信息產業主營業務收入達6400億元。成都是全國首批智慧城市、信息消費和信息惠民試點示范城市、“游戲第四城”和“手游之都”。

    在數字經濟的人才方面,成都有電子科大、四川大學等58所高等院校和46家國家級科研機構,30多位兩院院士、160多位國家“千人計劃”專家、70多萬名在校大學生,平均每年28萬高校畢業生進入就業市場,其中軟件方向本科以上畢業生超過4萬人。以電子科技大學大數據研究中心、四川大學機器智能實驗室、西南交通大學大數據研究院、西南財經大學大數據研究中心為代表,建立起一系列創新平臺。

    在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方面,成都大力推進城鄉寬帶覆蓋、城市級數據中心與云計算平臺建設,為城市治理、民生服務和產業經濟的數字化轉型打下了堅實基礎。2011年11月成立了成都市云計算產業聯盟,60余家本地企業和高校,有助于推動形成國內有影響力的云計算生態產業鏈。

    數字經濟在成都城市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城市服務、城市治理及產業融合等方面發展均衡,走在全國前列。相比傳統行業的長期資金、技術積累,起步差距較小的數字經濟有望成為成都“彎道超車”的機會。


    成都發展數字經濟面臨的挑戰

    盡管成都市的數字經濟發展水平在副省級城市中位居前列,但還存在著創新驅動數據驅動能力不足、新模式新業態發展優勢不突出、跨界融合型人才結構性短缺等問題。

    創新驅動數據驅動能力不足。2017年成都專利申請授權量持續增長,全市專利申請113956件,平均每日申請312.2件。截至2017年底,成都有效發明專利30519件,每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19.2件。但與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線城市存在較大差距。

    新模式新業態發展優勢不突出。在新興產業市場主體培育方面,成都數字經濟新業態企業數量少、規模小,缺乏共享經濟、平臺經濟等領域新興業態的大企業。例如,滴滴出行、摩拜單車、ofo小黃車均誕生于北京;浙江省以阿里巴巴為龍頭帶動形成互聯網深厚土壤,孕育了人工智能、分享經濟、新零售等互聯網新業態。相比之下,成都在發揮如極米科技、優易數據等龍頭企業帶動作用,推動形成全社會基于數字經濟的創新創業氛圍,打造數字經濟發展新生態等方面還存在差距。

    跨界融合型人才結構性短缺。信息技術人才集聚水平相對較低,互聯網企業薪酬指數低于北京、上海、浙江,對高端互聯網人才吸引力不足。科研技術人員總體數量較少,專業技術人才缺口較大。電子技術、通信、計算機、互聯網、電子商務、大數據、人工智能、金融、經濟與管理等方面人才尤其緊缺。復合型人才資源較為匱乏,大部分企業缺乏精通信息化與生產制造的復合型人才。高端人才和復合型人才的結構性短缺成為制約數字經濟創新發展的重要瓶頸。

    推動成都數字經濟持續發展的建議

    為發揮數字經濟對成都經濟增長的驅動作用,實現更寬領域,更深層次,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建議從以下五點著手,推動成都數字經濟持續發展。 

    加大數字經濟資源整合。發展數據采集、存儲、加工和交易服務。首先,建立海關、稅務、外匯、出入境檢驗檢疫、商務、工商、交通、郵政、金融、信用保險多位一體的“單一窗口”綜合服務平臺。依托“單一窗口”綜合服務平臺,統一信息標準規范、信息備案認證、信息管理服務,實現企業“一次備案、多主體共享、全流程使用”。其次,探索數據中心規模化運營服務機制,發展云計算服務,開展應用承載、數據存儲、容災備份等數據業務。再次,重點支持大數據軟件園發展,加快推進大數據壓縮處理服務及設備生產基地、大數據分析等項目建設,建設大數據清洗加工基地。推進新型數據挖掘技術研發,加強數據應用服務的開發和推廣。建設數據分析服務平臺,匯聚大數據應用服務企業。提供數據可視化服務。此外,完善大數據交易所運營模式,探索發展數據商品交易、算法交易、數據服務交易、商業數據衍生品交易等交易品種,發展數據資產評估、大數據征信、大數據質押、大數據融資等配套業態。

    提升數字經濟監管能力。探索建立分級分類管理機制,改進金融、環保、醫療衛生、文化、教育等領域數字經濟發展的治理方式。修訂完善不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相關條款,提高數字經濟政策的創新包容性。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相關法律,將侵權行為信息納入社會信用記錄。實施行業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對尚未納入負面清單的行業一律實行無門檻準入,對于納入負面清單的行業一律采用先照后證管理。探索開展針對數字經濟的專項統計研究,研究建立較為完善的數字經濟統計指標體系。發揮平臺、企業、用戶和消費者等主體在治理方面的比較優勢,構建協同治理方式。

    參與全球數字經濟合作。深化網絡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依托國家互聯網大數據成都分中心,建設“數字絲綢之路”和數字“一帶一路”信息港,強化大數據平臺與“一帶一路”國家航運、貿易、物流、金融、信用、稅務、法律等大數據資源的對接,建設專題數據庫,服務“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建設。高度重視數字貿易與投資規則,主動參與各種平臺上的數字貿易與投資規則談判,抓緊提出有利于我國產業發展的規則標準、立場方案。支持企業采用境外投資并購、海外參股、境外上市等方式“走出去”。制定統一的存儲和傳輸標準,支持行業協會、產業聯盟與企業共同推廣中國數據標準。加快建立與數字產品及貿易相關的國內配套制度,包括個人數據使用規則、互聯網訪問與使用規則、電子交易認證及跨境數字傳輸的相關國內規則等。盡快在數字貿易本地化壁壘、政府采購等領域研究相關機制,對接國際數字貿易規則。簡化外商投資市場準入程序,在數字經濟領域深入推進“一口受理、并聯審批”改革。

    加強數字經濟人才培養。鼓勵高校和職業(技工)院校加強數字經濟相關專業教育和實用型人才培養。鼓勵高校與企業聯合探索多元化的產教培養模式,重點培養數字經濟領域緊缺技能人才。鼓勵企業與國內外知名高校、科研院所開展合作,支持在設立分院(所)。健全留才和服務人才的工作機制,采取公開選拔、引進掛職、引進任職、市場招聘、柔性引才等多種方式,引進一批專業化人才。鼓勵數字經濟領域海外高端人才就業創業,進一步加強人才配套服務建設,優化產業發展環境與生活居住環境,積極引進一批國際一流高層次人才和領軍人才。將兩院院士、國家“千人計劃”“百人計劃”專家、科技人才納入“蓉城人才綠卡”管理,在落戶、購房、配偶就業、子女入學、醫療社保、居留和出入境證件申請等方面提供便利服務。選擇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內外科研院所和研究機構,建立多層次的交流合作機制,建立國內外數字經濟領域專家庫,形成多種形式的交流合作和智力引入機制。

    建設信息安全保障體系。加強核心技術的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大數據安全技術實驗室、網絡安全信息大數據中心,引進或孵化一批大數據安全產品研發與應用企業。建立網絡安全態勢動態感知云平臺,準確掌握網絡安全風險發生的規律、動向、趨勢,及時發現和修補技術漏洞等安全隱患。建立網絡安全信息共享機制,實現網絡安全信息數據的動態采集和有效存儲。探索建立信息披露制度,依托第三方機構開展數據合規應用的監督和審計,加強流通環節的風險評估。制定數據應用違規懲戒機制。建立和完善數據安全管理規則、管理模式和管理流程,切實保障數據傳輸安全、數據存儲安全、數據審計安全和數據利用安全。建立和完善數據安全監測響應體系,加強安全評測、電子認證、監測預警、應急處置等基礎性工作,提升數據安全事件應急響應能力。

    作者

    洪勇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電子商務研究所副研究員

    李嶧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電子商務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安徽快3开奖结果前天
  • <span id="qzy0f"></span>
  • <dl id="qzy0f"></dl>
  • <span id="qzy0f"></span>
  • <dl id="qzy0f"></dl>